威尼斯平台 历史 让中国的美成为世界的美,许渊冲获国际文学翻译最高奖

让中国的美成为世界的美,许渊冲获国际文学翻译最高奖



近日,中国外文局、中国翻译协会、中国翻译研究院在北京举行颁奖仪式,代表国际翻译家联盟授予我国著名翻译家、北京大学教授许渊冲国际翻译界文学翻译领域最高奖项——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学翻译奖。至此,许渊冲不仅成为该奖项自1999年设立以来首位获奖的亚洲翻译家,也成为我国在国际翻译界获得最高荣誉的翻译家。如今93岁高龄的许老,在翻译事业上仍大有追求,他说:“我现在两个月能翻译一本,计划五年内完成莎翁全集。许渊冲在很多访谈中都谈过自己的翻译体会,他喜欢用陶潜的名句来比喻做翻译工作时的甘苦。第二次争论是许渊冲与王佐良关于瓦雷里《风灵》的翻译该直译还是意译。

2017年秋,北京大学畅春园,走进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简陋的住处,笔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北大30多年,就是在这间陋室,许先生翻译了上百本中英文经典,成为“诗译英法第一人”,
2010年获得“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,
2014年摘取翻译界最高奖项——国际译联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化翻译奖。钱先生在给许渊冲的英文信中说,“你当然知道罗伯特·弗洛伊德不容分说地给诗下的定义:诗是‘在翻译中失掉的东西’,我倒倾向于他的看法,无色玻璃的翻译会得罪诗,有色玻璃的翻译又会得罪译”。在许渊冲看来,无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真,有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美,但是翻译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真。”96岁的许渊冲,一生理想是“用翻译创造美”,且至今笔耕不辍,翻译莎士比亚,常常到深夜3时。

许渊冲;直译;译文;意译;文学翻译;翻译家;王佐良;许老;教授;诗歌

翻译;许渊冲;先生;文化;原文;莎士比亚;直译;译文;文学;语言

许渊冲获国际文学翻译最高奖 计划5年翻完莎翁全集

怎么也没想到一代宗师住得如此“寒酸”!2017年秋,北京大学畅春园,走进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简陋的住处,笔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威尼斯平台官网 1

水泥地面,到处堆的是东西,斑驳的墙壁,泛出“历史感”。逼仄的门厅迎来几个外人,顿时无法立足,只能赶紧把自己塞进小床对面的沙发上。

近日,中国外文局、中国翻译协会、中国翻译研究院在北京举行颁奖仪式,代表国际翻译家联盟授予我国著名翻译家、北京大学教授许渊冲国际翻译界文学翻译领域最高奖项——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学翻译奖。至此,许渊冲不仅成为该奖项自1999年设立以来首位获奖的亚洲翻译家,也成为我国在国际翻译界获得最高荣誉的翻译家。如今93岁高龄的许老,在翻译事业上仍大有追求,他说:“我现在两个月能翻译一本,计划五年内完成莎翁全集。”

北大30多年,就是在这间陋室,许先生翻译了上百本中英文经典,成为“诗译英法第一人”,2010年获得“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,2014年摘取翻译界最高奖项——国际译联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化翻译奖。120部中英法文译著,码成我们身后书架上浩浩荡荡的学术疆域。

早重直译,后重意译

“贝多芬说得好,为了更美,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”

许渊冲,1921年生于江西南昌,先后就读于南昌实验小学、西南联合大学,并赴巴黎求学。回国后在北京等地外国语学院任英文、法文教授,1983年起在北京大学任教。

“我这一生,先是不断超越自我,学习别人,提高自己,最后做到超越前人,攀登高峰。”

许渊冲曾认为自己“早期更重直译,后期更重意译,四字词组用得更多”。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最在意自己的翻译理论,1995年他发起了《红与黑》的翻译论战,认为翻译应该意译而非直译。“因为鲁迅主张直译,以前我也直译,后来我发现直译不行了。西方语言里,
90%是可以对等的,所以西方翻译是对等论,但是中国语言和西方语言的对等只有一半。若不对等的话怎么办呢?要么是我们比他们好,要么是他们比我们好,我的意思是,尽量用好的中文,不要用差的中文。”

许渊冲早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外文系,1944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文学研究所,1983年起任北京大学教授,被称为国内能够将中国古典诗词译成英、法韵文的唯一专家,前后翻译了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李白诗选》《西厢记》《红与黑》《包法利夫人》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等中外名著。

这一阶段,许渊冲坚持19世纪末英国剑桥大学教授Herbert
A.Gliles开创的韵体译诗的艺术手法,提出自己的翻译思想用“三美”来总结,即意美、音美和形美,将文学翻译视为艺术美的再创造。

“20世纪英国诗人艾略特说过,一个艺术家的发展过程就是不断地为了更高的价值而做出自我牺牲。中国物理学家李政道也说过,发现前人的弱点并超过他们,就是突破”。许先生风趣地将70多年学术岁月,按照但丁《神曲》的分法,分为“青春”(1921—1950)“炼狱”(1951—1980)和“新生”三部曲。即“五十年代教英法,八十年代译唐宋,九十年代传风骚,二十一世纪攀顶峰”。他解释说,上世纪50年代以前,基本是学习继承时期,同时注意前人的弱点,准备超越。上世纪80年代以前是改造时期,浪费了生命中的黄金时代。1980年以后才开始了超越时期,成了“书销中外六十本,诗译英法唯一人。”

在翻译界里,大家对许渊冲似乎太熟悉了。许渊冲从事文学翻译七十余年间,译作涵盖中、英、法等语种,已出版中英法译著120余部。其他重要作品还包括《中诗英韵探胜》、《中国古诗词三百首》等,翻译了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李白诗选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包法利夫人》、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等众多名著。1999年,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。

超越意味着创新。在学术界,许渊冲被称为“在翻译上打破了很多框框”,也因此产生了一些争议,比如,认为他的翻译与原诗差别较大,意译的成分较多。但许渊冲至今坚持自己的理念,“按照他们的观点,忠实原文逐字翻译最好,翻不好也没关系。但我认为,翻译的忠实不仅要忠实于形式,更要忠实于内容。内容形式统一时,我不离开形式;内容形式矛盾时,我选择内容。如果我的表达形式比逐字翻译的形式更能传达原文的内容,那我会选择我的表达方式。”

威尼斯平台官网,在翻译诗词方面,许渊冲主张“在译诗的问题上,诗是本体,译是方法;诗要求美,译要求真;如果把美的诗译得不美,那不可能算是存真;只有在不失真的条件下,尽可能传达原诗的美,才是译诗应该采用的原则。”

许渊冲的翻译理念,也是逐步形成的。上世纪30年代,翻译作品流行全国,鲁迅的直译很为进步作家所接受,许渊冲也不例外。但当时的他更喜欢朱生豪翻译的《莎士比亚》喜剧,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和罗曼罗兰的小说,比如朱译的罗密欧和朱丽叶,最后两句“古往今来多少离合悲欢,谁曾见这样的哀怨辛酸?”几乎可以说是胜过了原文(原文直译:世界上的恋情没有比得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)。从前人的实践来看,许渊冲认为直译不如意译。

许渊冲西南联大的校友、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写道:“他做出了巨大的努力,把悠久的中国文化史上的许多名诗译成英文。他尽力使译出的诗句富有韵律美和节奏美……如许译唐诗《春江花月夜》,张若虚原诗中错综复杂的抑扬顿挫、节奏韵律都巧妙地摄入译文中了”

西南联大时期,钱钟书提出翻译的“化境”,对许渊冲产生了很大影响。他在《林抒的翻译》一文中说,“译者运用‘归宿语言’超过作者运用‘出发语言’的本领,或译本在文笔上优于原作,都有可能性。”许渊冲认为,这并不是说译者文笔优于作者,而是说“归宿语言”的历史比“出发语言”更悠久,内容更丰富,具有一种优势,而译者充分发挥了这种优势,使译文胜过原文。钱先生在给许渊冲的英文信中说,“你当然知道罗伯特·弗洛伊德不容分说地给诗下的定义:诗是‘在翻译中失掉的东西’,我倒倾向于他的看法,无色玻璃的翻译会得罪诗,有色玻璃的翻译又会得罪译”。

说起许渊冲的翻译成就,他也是毫不吝啬地赞扬自己。“我不是自负,我是自信。自负是指出了10本书,偏要说成100本,我是出了60本书,实际地说我出了60本,其实现在何止60本?”

在许渊冲看来,无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真,有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美,但是翻译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真。他反问,文学创作是创造美的东西,而文学翻译则是为全世界创造美。就翻译而言,求真是低标准,求美是高标准。译文如果只求其真而不求其美,能算忠于原文吗?

在许渊冲看来,中国人在文化上缺乏自信。“几乎没有人知道,中国不仅是翻译大国,而且是翻译强国!无论是外译中还是中译外,中国都是世界第一。因为全世界没有一个外国人出版过中外互译的文学名著,中国却有不少既能外译中又能中译外的翻译家。”

作为第一个获得“北极光”奖的亚洲人,老先生把这个奖看作是对中国文化的肯定,也是对他的翻译方法的肯定。他认为,与西方语言内容等于形式不同,中文其实是内容大于形式的。包括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西班牙文在内的西方文字之间有90%可以对等,彼此翻译很容易。但中文不同,中文与英文的对等率不到50%,也就是说不对等的大部分就需要翻译来做工作。中英翻译比英法翻译难一倍以上。这就是为什么国际翻译界,英国人法国人拿一个大奖,不是什么难事,但亚洲人很难。

“贝多芬说得好,为了更美,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”,许渊冲坚持翻译不应持“对等论”,而应取“优势论”,翻译时“要多从中国文化的内涵和优势上想”。按照这一理念,许渊冲形成了自己中国学派的翻译学说:“音美、行美、意美”三美,“形似、意似、神似”三似,“知之、好之、乐之”三之。

标签:, , , , , , ,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